欢迎您访问宿迁妇女网,今天是:

带薪产假对母乳喂养的影响及政策建议——基于中国城镇调查的数据

时间:2017-08-25 阅读:

  近日,陕西省卫生计生委联合省发改委、省住建厅、省交通运输厅、省旅游委、西安铁路局、民航陕西监管局、省总工会、省妇联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实施意见》,其确定的总体目标是, 2020年底,在所有应配置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和用人单位基本建成标准化的母婴设施,实现母婴设施全覆盖。 (据西部网)

    编者按:8月1日~7日为“世界母乳喂养周”。《新女学周刊》特邀专家就母乳喂养现状、影响因素及完善措施进行分析。本文作者实证分析了带薪产假长度对城镇女性母乳喂养的影响,发现带薪产假对母乳喂养的持续时间有正面影响。但目前我国带薪产假制度仍需完善,这影响了母乳喂养的质量。为此,作者建议拓展带薪产假政策的广度,实施普惠的带薪产假制度,平衡企业用工压力和再生育女性的个体压力。

  ■ 贾男 董晓媛 宋月萍

  为提高生育率、延缓人口老龄化进程,我国从2016年起实施了“全面两孩”政策,这是对长达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的突破性改变。国家在鼓励“多生”的同时也提倡“优生”,提高母乳喂养的比率对婴幼儿和母亲的健康都十分有益。然而,维持母乳喂养至最佳时间对于劳动力市场中的职业母亲而言却相当困难。由于母乳喂养的集中性和持续性,职业母亲很难在不干扰其带薪工作的情况下安排母乳喂养,鼓励所有家庭生育两个孩子并未事先解决职业女性所面临的工作-生育冲突。

  带薪产假是使母亲就业与母乳喂养更相容的一项主要的政策措施。利用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的数据,笔者实证分析了带薪产假的长度对中国城镇女性母乳喂养的影响。该数据是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于2010年共同开展的一项全国性调查的数据,涵盖了来自31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中年龄在18岁~60岁之间的女性。笔者将样本限制在1988年~2008年之间最近一次生育时年龄在24岁及以上的2244名城镇就业女性。

  城镇女性带薪产假制度仍需完善

  带薪产假是指在产假期间为母亲保留工作岗位且发放工资的福利待遇。我国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实行了长度为56天的带薪产假,1998年产假时间延长至90天,2012年又延长为98天。2016年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产假时间进一步延长,各省也制定了不同的晚育产假奖励政策。《国际劳工组织183号公约:生育保障公约》要求妇女应当享有不少于14周的产假,中国是全球98个落实该公约的国家之一,还是其中57个能够通过社会保险支付带薪产假国家的一员。

  然而,我国的带薪产假只在城镇实行,并且通常只有国有部门有编制的雇员能够享受,国有部门没有编制的职工以及私营部门女职工的带薪休假覆盖率要低得多。在1988年~1997年间,有66.3%的就业母亲在最近一次生育时享受过带薪产假,这一比例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市场化改革深化后有所下降,为59.6%。其中,受过大学教育的就业母亲在1997年之前带薪产假休假率为91.6%,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就业女性为57.7%,未受过大学教育的母亲带薪产假覆盖率远低于受过大学教育的母亲。二者的差距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进一步扩大,受过大学教育的就业母亲休假率为88%,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就业母亲休假率下降到36%,差距扩大了18.1个百分点。

  母乳喂养时间相对较长,但纯母乳喂养水平仍需改善

  由于缺乏“纯母乳”喂养的数据,我们采用更宽泛含义的“母乳喂养”——纯母乳和混合辅食喂养来进行研究。在中国城镇,母乳喂养至少1个月的比例平均而言为93%,母乳喂养6个月以上的比例平均为83.6%,母乳喂养9个月以上的比例平均为65%,母亲的平均哺乳期为10个月。这些比例在不同教育程度的女性之间差异并不大。与发达国家的女性相比,中国女性的母乳喂养率和持续时间更长。例如,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只有45.4%的母亲母乳喂养6个月以上,34.4%的母乳喂养9个月以上。然而,“纯母乳”喂养的情况则远没有如此乐观,根据国家卫计委2014年的数据,我国0~6个月龄婴儿纯母乳喂养率为27.8%,其中城市仅为16.8%。

  带薪产假可提高母乳喂养至最佳时间的可能性

  通过保护女性在怀孕期间和产后的就业与收入,带薪产假降低了母乳喂养的机会成本,从而能够提高母乳喂养达到最佳时间的可能性。笔者研究发现,带薪产假对母乳喂养的持续时间有正面的影响,带薪产假越长,女性进行母乳喂养的时间也越长。具体而言,带薪产假延长30天可以使母乳喂养6个月以上的概率增加11.7个百分点。笔者还发现,上世纪90年代末市场化改革后,未受大学教育的母亲平均享受的带薪产假天数比受过大学教育的母亲减少了23天,这使她们母乳喂养6个月以上的概率减少了9个百分点。

  由于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女性产假覆盖率远低于社会经济地位高的女性,因此,提高她们的产假覆盖率是提升其母乳喂养概率、延长母乳喂养时间的一个有效手段。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产假越长对女性就越有利,因产假带来的离岗时间过长,会反过来影响女性职业的连续性,加剧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的不利地位。“多长才是最优的产假时间”是一个值得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拓宽政策广度 实施普惠带薪产假

  研究结果表明,带薪产假能增强职业女性维持母乳喂养的能力。基于目前我国城镇带薪产假覆盖率还不高的事实,笔者认为,与延长产假的长度相比,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的社会保障更应该尽可能地拓展政策的广度,实施普惠的带薪产假,扩大非正规就业、私营部门女职工、农民工女性等群体的带薪产假覆盖率,保障收入不高、社会阶层较低的女性的合法权益。

  实施普惠的带薪产假应是“全面两孩”政策后的一项政策重点,这是因为:第一,普惠的带薪产假政策有利于加强对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的女性的生育保护;第二,普惠的带薪休假权利不仅会减少妇女在不同社会经济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而且可以减少代际不平等,缩小她们母乳喂养的差距;第三,普惠的带薪产假政策通过使女性的就业与母乳喂养更加协调,有利于提高女性的生育意愿,从而提高生育率,延缓人口老龄化进程。

  此外,在老龄化社会,生育具有公共品性质,如何更好地平衡企业用工压力和女性再生育问题不仅仅是女性劳动者和企业的责任,也是政府应统筹解决的问题。要提高带薪产假覆盖率、提高企业雇佣女性劳动者的积极性,政府可利用经济杠杆的调节作用,根据企业女性用工比例,制定合理的税收减免政策,尽量减轻用人单位雇佣女性员工的负担;或者出台相关优惠政策,对女职工享受带薪产假达到一定比例的企业,给予财政补贴优惠政策,平摊生育风险,从而鼓励企业招收女工,提高产假覆盖范围。

  同时,鼓励用人单位创造家庭友好型就业环境,鼓励有条件的用人单位为哺乳期女职工提供哺乳室、灵活弹性的工作时间、创造远程办公条件。政府还应加强公共托幼服务的顶层设计,通过新建扩建公办托幼机构、政府购买服务等多种模式建立多层次0~3岁孩子托幼服务体系,通过社会照料补充家庭照料。政府、企业、家庭应该达成一个平衡,三者共同分担生育这一公共产品的成本,兼顾长远战略和短期利益,既兼顾女性劳动者和企业的利益也考虑社会的长远发展。

  (贾男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董晓媛 加拿大温尼伯格大学教授,宋月萍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sqwomen]

妇联介绍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信息报送

Copyright © 2013-2014 www.SqWom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宿迁妇女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07034723号 网站技术支持:18951593555